危险关系(凯源伪父子)5

好喜欢啊啊啊啊啊日更感动世界我得抱抱lo

袖袖呀^-^:


-5-
说来奇怪,王俊凯自己空下来想想的时候,就觉得跟小王源这孩子当是有注定的缘分在,他们都很快接受彼此,在一起生活之后也十分融洽。
这天晚上,王俊凯开浴霸给王源洗澡,父子俩一起脱了光溜溜,小孩儿身高只到王俊凯大腿中段的位置,整个小身子白生生嫩得跟一颗胖乎乎花生米似的,王俊凯蹲着把他揽在怀里搓洗,总觉得他整个都太小太小,生怕一个不小心小孩儿就要随着滑腻的泡沫被水冲走了。
“别乱动啊,一不小心就要跌跤,屁股摔四瓣!”洗得差不多了,王俊凯站直身拿着花洒给王源冲水,看他总调皮地抬脚去踩泡沫,这样警告。
然而“屁股摔四瓣”这句话不知怎么戳了王源的笑点,小孩儿咯咯笑得打跌,一把拽住王俊凯下身围着的浴巾,就给他拽开了。
王源抬头看看王俊凯的胯下,又低头看自己,笑嘻嘻地说,“大鸟鸟,小鸟鸟。”
“……”王俊凯一头黑线,敲他的脑门,“傻样儿!”
父子俩飞快得冲完水,王俊凯先给王源穿好睡衣,自己再穿,抱着他去吹头发,眼看小孩儿被吹风机吹得昏昏欲睡,就说,“明天一早爸爸就要出门,隔两天才能回来,到时候爷爷来接你你要乖啊!我们可说好了的。”
王俊凯大学里的经济学导师孟康儒在成都有个项目要谈,他平时很看重王俊凯这个得意门生,有什么事儿都喜欢带他,王俊凯自然也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学习机会,跟孟老师走得很近。
这边他要出远门,自然不能放小孩儿一个人在家跟保姆,就让保姆带着王源跟王殿军回家,只是王源很不愿意面临这样的情况,有过一回因为王俊凯到外地去他在爷爷家半夜哭着闹着要找爸爸的先例,这次王俊凯就提前与他打约定。
王源不想要面对这个话题,只管掰着短短的手指头算,“明天,后天,后后天……要过三个夜才能回来吗?”
王俊凯就有点无奈,小孩子会较真,但他其实不太能确定行程的,要解释起来又很困难,只好就说,“爸爸是出去有事儿忙,你乖乖听爷爷奶奶的话,爸爸回来之后我们就准备在爷爷奶奶家过春节了,到时候爸爸每天晚上搂你一起睡,好不好?”
小孩儿黏他黏得紧,之前他特喜欢的那张趣味的树洞床也就独自睡了一个星期不到,就撒娇要回主卧跟爸爸睡,然而王俊凯经常需要忙到很晚才能睡觉,而且有小孩儿在身边他总是睡不踏实,梦里也怕翻身压到他,就不让他一起睡,此时允这个承诺王源才算乖,反复说着要等爸爸回来一起睡的话。
 
没有任何恋爱结婚生子经验可谈的王俊凯,也无从得知王源这样黏他是好还是不好,他也没有这个想要去判断衡量的意识,只因他同样的心思也黏在小孩儿身上,高中就住校一个月不见父母一回也逍遥自在的王俊凯出这一趟门平均一天要打至少三个电话,早上要问王源起了没有早饭吃了什么,中午要问中饭吃了什么吃得多不多这半天有没有多吃零食,晚上睡前要打一个,隔着手机给小孩儿唱催眠曲,听他在电话里甜甜地说话,叫着爸爸呀源源可想你叻你什么时候回来抱抱源源呀,王俊凯心里就觉得软的一塌糊涂。
葛蕙兰就背地里跟王殿军说,儿子这阵势太过于了吧,合着得亏不是亲生的,要是亲生的可不得惯上天!
王殿军知道自己老婆性格,爽利果断不喜黏黏腻腻的小家子气,其实还有点对儿子的占有欲,看从小到大酷得要命的亲儿子对小孩儿态度太反差,她也吃醋,只是不好意思说。
王殿军不当回事,笑着说嘿你看你厉害了半辈子,到头来比不过一个小娃娃在儿子心中的分量你不能了吧,知道我的宽厚包容与爱护了吧?得来老婆的一个白眼加肘击。
葛蕙兰就还说,儿子惯他咱们不能太惯着,得给他教育洗脑,让他认定了咱们这家人,别回头儿子一腔心血养出来个小白眼狼。
王殿军还很认真的说是是是不能太惯着。
然而王殿军总听小孩儿自己在玩的时候翻来覆去的唱什么,爱情快快快,就像风风风,就问小孩儿唱得什么,王源说,纠结伦啊爷爷你会唱吗,王殿军可不落伍,立马说爷爷当然会唱了,不就是唱双截棍那个吗瞧好了爷爷给你表演一个。
葛蕙兰结婚二十多年头一回看见王殿军如此不顾形象,甩着一根皮带手舞足蹈地大跳大唱,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王源在沙发上笑得东倒西歪,脸蛋红扑扑,牛奶都从吸管杯里激荡出来撒了一前襟。葛蕙兰觉得要怀疑人生了,说好的不惯着呢?你这样不就显得我这个当奶奶的是黑脸了吗你这个心机老头子!哼!谁不会惯个孩子啊,奶奶这就给孩子买新衣服去!
 
王俊凯整忙了五天才回来,本来担心王源要生气,结果推开门就看到他们祖孙三人其乐融融的样子,小孩儿泡在玩具堆与零食山中抬起眼皮看见他,还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靠!这就把自己忘了?这就把你亲爱的万分不舍天天想念的爸爸给忘了吗?王俊凯简直悲痛欲绝!
幸亏小孩儿呆愣也只一秒,马上就蹬蹬蹬飞快跑过来,喊着爸爸爸爸,跳到王俊凯怀里来,王俊凯把他抱在怀里,使劲亲了他的肉脸蛋一口,嗅着他满身的奶味,才终于觉得自己是回到了家了!
然后饭后一家人闲聊天的时间,葛蕙兰就兴冲冲地对王俊凯说,看着啊。
王俊凯莫名其妙,见葛蕙兰拿着一个小火车模型问王源,源源,这是谁给你买的呀?
王源乖乖的说,奶奶买的。
葛蕙兰又拿起一个磁力钓鱼玩具问,这是谁给你买的呀?
王源说,爷爷买的。
葛蕙兰掩不住要得意笑出来的表情问最后一个问题,那你喜欢奶奶买的还是爷爷买的?
王源就指了指小火车。
葛蕙兰笑出声,抛给王俊凯一个你看吧的得意表情。王殿军立马有意见了,说诶诶你这是提前排练好的呢?
葛蕙兰说才不是,我们源源就喜欢奶奶。
他是喜欢小火车又不是喜欢你!王殿军小气地无情揭穿。
王俊凯坐在对面看斗嘴不停幼稚到不得了的两个人,简直目瞪口呆了,这还是他干练的母亲和和蔼的父亲吗?!还能不能行?
王俊凯不理会他们了,抱起王源说,爸妈你们可不能这么惯孩子啊,看给我惯坏喽!说着就揣着小孩儿冷酷的回卧室了,还在问,源儿,爸爸在成都给你买了玩具我们回房间看看好不好?
葛蕙兰与王殿军互相看看,才意识到要同仇敌忾——谁也没有你王俊凯惯的厉害吧?简直了!
 
睡觉的时候王俊凯又不能免俗地要问小孩儿,想没想爸爸呀——明明每天电话里都有说来着。
王源倒是真心实意,抱着王俊凯的脖子趴在他身上说可想可想了!
王俊凯嘿嘿笑,伸出两根手指比了一寸,逗王源,有这么想吗?
王源马上就张开手臂大大的比划,有这————么想!
王俊凯满意极了,用鼻尖温柔地蹭小孩儿的脸蛋,亲亲他说,爸爸也有这————么想你。
 
过完春节,王殿军就说给王俊凯那小区的幼儿园联系好了,让王源先去上半年幼儿园,暑假过后升小学。
于是王俊凯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都在跟王源沟通去上幼儿园的事,他担心从来没上过幼儿园的王源怕生,融入不了,又担心幼儿园里人家已经熟识的小朋友欺负排挤他,他这么矮,又呆呆的,被打了可该怎么办?
可怜王源本来对幼儿园没有概念,硬生生被王俊凯的担心搞得误以为幼儿园是个多么可怕的地方,简直是战场吧。
临开学去的时候,隔着铁门看保姆阿姨跟爸爸被关在了外面,自己一个人被投放进了战场,瞬间哭的那个惨烈!王俊凯就在门外说,哎呀我就说他会怕,不行得让我进去陪他半天。搞得幼儿园还以为这五岁的孩子有自闭症还是啥的。
结果王源远比王俊凯以为的要坚强适应能力要好。幼儿园里活泼热情的小伙伴们,漂亮可亲的老师们,色彩缤纷又益智有趣的各种活动与游戏,都非常吸引从小就孤单的王源,他很快就融入了进去,甚至忘了王俊凯的存在,与小朋友们玩成一片。倒显得在旁边鹤立鸡群的王俊凯多余了。
王俊凯才看不到王源的如鱼得水,他固执地坚定地按照自己的想法陪了王源三个半天,既要给足儿子充分的安全感,又要起到威慑其他小朋友的作用,是个多么负责任的好爸爸啊!王俊凯都被自己感动了。
殊不知王源迅速结交起来的几个朋友聚在一块儿就偷偷地说,王源儿那是你爸爸吗?
王源说是的啊。
朋友们就说,你爸爸是很好啦,可是他为什么总在我们幼儿园啊,有点点烦诶。
王源就挠挠头说,不好意思啦我爸爸他太爱我了,有点粘我。
朋友们就拍拍他的肩膀说,那你压力好大哦。
王源儿像摸像样的叹口气,说,没办法嘛……那我明天不让他来啦,你们别害怕他。
于是王俊凯第四天就收到小孩儿扭扭捏捏的表达,说,爸爸你今天还去幼儿园吗?我觉得我已经不怕叻!你要是很忙就不用管我了,我可以一个人在上课的。
王俊凯就很感动,心想,我儿子怎么这么好,这么会体谅我!太可爱了!
他当然也发现王源在飞快的成长起来,加入集体活动以后他明显活泼开朗了很多,也很会说话了,开始有自主思考意识与表达欲望,交际朋友游刃有余——这可都是在我的陪伴下促成的进步呢!年轻的王爸爸自豪又骄傲,尾巴都要翘上天叻!
只是王俊凯不再去幼儿园,失望的还是几个幼儿园的小老师,姑娘们实在被王爸爸过于年轻又帅气的样貌电到,一边每回看到他都心动不已,一边却又因为好男人结婚这么早难过到不行,唉,人生好艰难哦。
 
小孩儿入了园,生活的一切就正式上了轨道,开始有条不紊的运行起来。王俊凯的公司与品牌都注册了,办公地点与店铺都在万达进行紧锣密鼓的装修,唯一还比较麻烦的就是品牌设计师总没有招到令他十分满意的,暂时录用了林衍升推荐的他的一个堂姐林晓阳。
林衍升果然不出王俊凯所料提出要走,他谈了个上海的女朋友,一直异地,王俊凯也是知道的,本以为他女朋友会到重庆来,结果反要林衍升去,王俊凯也表示理解,说,上海多好啊,我都想把店开到上海去。
林衍升笑着与他碰杯,说你可以的,王俊凯你注定是要成功的那一类人。
喝了酒,拿了王俊凯给他的五万块,林衍升又说,其实他知道王俊凯对他已经不薄,他自己以前局限了,对不住哥们的真心。
王俊凯就拍他的肩膀说,没什么对不住对得住的,你好好混,我争取把店开到上海去,到时候你可得做东请我喝酒不许再抠门。
哥儿俩碰了一场散伙酒,王俊凯回去的时候就没开车,吃饭的地方离他家近,他正好走走散散酒气,等到回家亲亲熟睡了的王源的时候,希望不要惊扰到他的小朋友。
山城的地面高高低低,月亮在天空忽远忽近,没有合伙人就自己拼命吧,他有父母有儿子,有充分的爱与希望,他什么都不怕。年轻的王俊凯趁着酒与意气,在生活中乘风破浪的朝未来前行。
 
——tbc

说两句:
 
这文的基调就是前期甜宠走心,后期黄暴走肾,剧情我尽量弱化掉它,当然我也是懒得烧脑,随便瞎扯着写吧( ´ ▽ ` )

父子性格在成长中都会有变化,我自认为我的凯源从不单一,私信来问的小伙伴们不用过于介怀是不是傻白甜ooc,反正这个文就是这个文风啦^_^
 
好想好想写到父子谈恋爱,父子嘿嘿嘿(●°u°●)  
 
小源要从奶味的,写到甜味的,写到薄荷味的,最后写到红酒味的……然而什么时候才能写到啊我好捉急( ̄▽ ̄)

评论
热度(1094)

© 八月爱人 | Powered by LOFTER